瑞德还补充说,如果企业被迫将华为的设备换成竞争对手的产品,对运营商和消费者来说,这将是“非常昂贵的”,将使欧洲5G的推出推迟“大约两年”。

瑞德说:“如果我们把重点放在两个参与者(即诺基亚和爱立信)身上,我认为,这不仅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是不健康的,对国家的基础设施来说也是不健康的。”